基地新闻News
快讯 | 五链协同、嵌入协作…… 吴晓波教授畅谈城市创新创业生态
时间:2019-11-28 阅读:983 【打印

分享嘉宾:

吴晓波教授

吴晓波,博士、教授、博士生导师,浙江大学求是特聘教授,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国家“万人计划”哲学社会科学领军人才。现任浙江大学社会科学学部主任、浙江大学创新管理与持续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浙江大学-剑桥大学“全球化制造与创新管理联合研究中心”中方主任、睿华创新管理研究所联席所长。

 

今天要谈的,是城市创新创业生态。

两个小时的分享,关于创新与突破,关于机遇与挑战,吴晓波教授对于城市创新创业生态的深刻思考,一次次震撼人心。

11月26日,在位于湘湖国家旅游度假区的杭商传媒创作基地,由中国企业家日报社主办,杭商传媒、华语之声联合承办,杭州湾智库、中国企业家日报《华东周刊》协办的第十一期《杭商半月谈》如期举行。

吴晓波主讲

当天上午,浙江大学社会科学学部主任吴晓波讲述了城市创新创业生态的塑造、发展与启示,对比了中外城市创新创业生态建设。

在吴晓波看来,城市创新创业生态的建设与培育,对激发国家经济活力、促进国家经济长远健康发展具有至关重要的作用。在创新创业生态系统中,只有有效推进创新链、产业链、资本链、人才链和政策链的“五链协同”,集聚各类高端要素,营造创新创业氛围,提升区域创新体系的整体效能,建设具有世界竞争力的创新生态链,才能真正实现创新驱动发展。

以下是吴晓波的分享:

 

Part1

城市创新创业生态发展概述

 

城市创新创业生态概念的提出时间并不长,腾讯《2016创新创业白皮书》基于人才、市场、环境、资本等评估指标,建立中国创新创业先锋指数衡量城市创业发展水平和潜力。

根据测算列出中国TOP50创新创业活力城市分布图,北京、上海、深圳跻身第一梯队,广州、杭州、成都、重庆、天津、南京、武汉7个城市进入第二梯队,第三梯队的大多城市仍处于双创探索期,但也涌现出一批黑马城市,如福州、贵阳。

总体来看,排在前面的城市,北上深有什么特点呢?有政府资源、企业家资源、资金资源,还有很重要的大学资源。

今年,国庆节期间有一个新的排名,国信办《2019中国城市创新创业生态指数》,根据城市双创生态绩效评价模型整体测算,北京、上海、深圳、杭州、广州、天津、武汉、南京、苏州、成都、合肥、青岛12座城市在城市创新创业生态绩效指数分值领先,在创新创业生态建设方面处于领跑状态,成为双创领跑型城市。

这个指数排名围绕“客观性、系统性、可比性、标准化”四个原则,“产业主体、科研主体、培育主体”三个生态主体,“政策扶持、市场活跃、科技金融、空间载体、科创服务”五个生态环境要素。不一定要关注排名如何,真正要关注的是,生态如何活跃起来。

生态的活跃要靠创新驱动,没有创新的驱动就像无源之水。这个源头是什么?大学很重要,但大学要与产业结合,需要政府辅导,塑造产业环境。创新是一条从上游到下游的链条,上游做应用基础研究,然后做开发,下游做应用。过去在中国,这个链条没有完整连接起来。在创新创业生态系统中,只有有效推进创新链、产业链、资本链、人才链和政策链的“五链协同”,才能真正实现创新驱动发展。

在《自然》创刊 150 周年之际,历史学家 Paul Lucier 特别撰写了系列文章,文章的名字是《市场化的科学能够被信任吗?》。作者回顾了 150 年来,科学与产业之间的关系经历的四个重要阶段:第一阶段是科学顾问(1820-1880),那是科学家奇思妙想的年代。第二阶段是企业实验室(1880-1940),爱迪生建立了发明工厂,有100多人在他的平台上进行有组织的发明,这个时候科学与产业的关系发生了一些变化。第三阶段是军方支持(1940–1980),二战后期,特别是在美国,科学得到了军方支持。战争机器的开发需要研究,催生了很多一流大学,例如麻省理工、斯坦福。第四阶段是合同外包(1980 年开始),企业开始与大学建立合作研究所,从企业到大学到科研机构,他们的传统边界被打破。

我做了30年的企业创新研究,技术创新范式演变一般分为“五代”。第一代,技术推动的线性范式。第二代,需求拉动的线性范式。第三代,技术与市场的耦合范式。第四代,技术创新的整合范式。第五代,系统集成与网络化范式。

杭州的创新创业现在就是网格化的形式,所以说,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从2017美国独角兽企业分布看,加州和纽约州集聚明显,这个区域是一流大学集聚的地方,大学不仅仅做研究,更培养人才。

来看中国,中国的独角兽企业主要分部在北上杭深,这些地方高校云集。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国的独角兽企业发展非常快,从数量和估值来说,都超过美国。产业分部上,新科技至关重要,例如云计算、大数据、区块链,科技的作用越来越大,人才的作用越来越大,高校的作用越来越大。

 

Part2

城市创新创业生态发展及机制

 

创新创业生态的演进路径表明,技术的革新愈加要求技术、知识、组织、制度乃至文化环境间的嵌入与协作。而任何一个单独的创新创业主体都无法实现这一点,要求企业、高校科研院所、中介服务机构、金融机构以及区域政府间加强合作、协同创新。

直接参与主体是创新创业企业,而间接参与主体包括提供技术和人才等支撑的大型企业、政府、大学及科研机构、融资机构、中介机构;支持环境包括自然环境、基础设施、文化支撑、市场环境、政策法规及专业服务等。与自然生态系统类似,城市创新创业生态系统是一个由创新创业主体与资源、环境等相互作用而形成的开放式、复杂的网络结构。

城市创新创业生态体系是一个稳定、持续、协调的城市生态系统,系统内不同类型的资源的生成、汇聚、互换与协调形成了创新创业的有机运行体系。创新创业生态体系的形成包含资源生成与整合、资源互换、组织聚合三大机制。

城市创新创业生态系统模型是不同机制运行和相互作用的结果,根据创新创业生态系统的特点与功能,需要从加速系统成长,保证系统整体协作,系统的健康发展以及成员间和谐共生这四个方面来探讨区域创新创业生态系统持续发展需具备的条件。

在这其中,竞合机制很重要,市场需要有竞争互动的关系。共享经济为什么寿命很短?因为没有真正的竞争关系,缺乏竞争力。所以竞争与合作同样重要。

城市创新创业生态发展,最基本的两个动力,一个是科技的推动,另一个是市场的拉动,是推力和拉力的共同作用。如果我们只是把视野局限在杭州,杭州的技术推力有浙大,有其他一些大学。但如果把视野放得更大一些,现在是一个互联的世界,这个推力不仅仅来自于浙江,可以来自于全国,甚至可以来自全世界,杭州可以对接海外。

拉力也是一样,如果我们的需求只是盯着杭州,市场是很有限的,视野放到全国、全世界,就会不一样。比如说开元旅业,只在杭州发展肯定不够。开元把酒店开到了全国,现在在全世界布局,在海外也有两家酒店。

 

Part3

中外城市创新创业生态塑造

 

把视野放得更宽阔一些,来看看国外城市的创新创业生态。

在大数据时代的浪潮下,创新创业生态体系在城市中的建设成为各国经济可持续发展的重要保障,也成为各国在国际中的核心竞争力的重要来源。以德、美、英、法为代表的主要发达国家也成为创新创业生态体系建设的践行者。

比如德国,2013年4月,德国政府提出“工业4.0”战略,工业4.0的创新创业生态体系正在德国科技园区孵化成型。与此同时,德国注重将园区开发和城市总体战略相结合,打造产城融合和生态智慧型科技城区,为德国城市/城区未来发展模式提供城市级在线实验室(urbanlivinglab)。在德国,中小企业创新的经济贡献率持续提升,消费和建筑业为拉动经济的主体。德国经验表明,促进创新创业已成为增强自主创新能力、转变经济增长方式、加速经济复苏、促进经济增长和扩大社会就业的重要动力。德国中小企业的繁荣关键在于创新带来的创业,这与德国较为完善的创新创业生态体系密切相关。

再比如以色列,目前除美国外,以色列拥有世界上数量最多的高新技术创业公司,以及国际软件行业巨擎的研发中心。它所具有的创新力,就像磁铁一般吸引包括苹果、脸书(Facebook)、谷歌等在内的跨国公司。而这些公司和研发中心绝大多数位于以特拉维夫为中心的第二大都市群。

杭商传媒副总编辑何影丹向吴晓波、陈妙林献花致敬

特拉维夫政府将自身定位为服务型政府。为推进创新创业进程,政府建立了完善的创业服务体系。首席科学家办公室(OCS),是以色列政府为了扶持初创企业,鼓励本国创新创业发展进行的独创设计。其主要职责是,负责政府研发(R&D)的投入与分配,鼓励本国企业科技创新或与国际合作创新,通过孵化器计划促进企业孵化,通过资金扶持计划帮助初创企业发展,甚至还具有技术转化功能。针对不同领域、不同行业,政府相关部门均设有自身的首席科学家办公室,这在很大程度上进行了精准扶持,加快了以色列创新创业进程。

以色列是一个创新的国度,他有做得好的地方,但中国的情况不同。杭州有什么特点?我国经济发展迈入新常态,“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已成为城市综合发展的战略推动力。杭州,这座拥有2200多年人文历史的秀丽古城,正以独一无二的创业氛围,踏实努力的创新精神,领跑全国创业创新前列。

2018年,杭州创业项目增长率仍保持全国第一,新零售、人工智能等行业兴起,催生一大批活跃的创业者、刺激各行业的发展,为杭州注入了活力血液。

从杭州的创业生态看,杭州的GDP增速依旧在中高速区间平稳运行,处于全国领跑梯队。高速发展的现代服务业,尤其是以电子商务为代表的信息经济对杭州经济的拉动作用显而易见。同时,杭州也是“消费力十强城市”之一。在2016年云栖大会上,杭州城市大脑项目正式启动。城市大脑是杭州在政企合作方面的又一次率先创新。开放共享、移动化、国际化这些都促使杭州称为一座创新之城。

杭州对于创新创业的宽容,不仅体现在人们对于创业失败者的宽容,也对于一些异想天开的新创意新点子的宽容。只要你有梦想,杭州就能帮助你造就梦想。在杭州,求实、批判、兼容、创新的“浙学精神”,“义利并存”的事功价值观,早早为杭州埋下创新勃发的种子。

为营造良好创新环境,激发自主创新活力,杭州围绕构建共享智慧、资本、文化和服务的创新创业生态体系,打造出独特的“杭州雨林式”双创生态系统,对杭州及杭州以外的创新创业者形成一股强劲的吸引力。2017年,浙江推出“凤凰计划”,大力支持企业上市。在杭州,近百家准独角兽正在成长。

 

Part4

城市创新创业生态塑造启示

 

启示有6条。第一,坚持生态系统理念培育创新创业体系。第二,应用公私合作合营模式促进广泛参与。第三,重视中小企业并优先给予培育和资助。第四,重视中低端创新创业空间培育和引导。第五,建立和健全第三方智库辅助企业研发。第六,牵引高校、研究所重构支持多点执业。

世界强国发展规律是,从“追赶”到“超越追赶”。追赶是指受囿给定技术轨迹,以更高的效率追赶领先者。包括技术能力的追赶和市场份额的追赶。超越追赶是指跳出既定轨迹,有能力在产业组织演化的成熟阶段发起对领先者的挑战。跳出既定范式,有能力在产业组织演化的流动阶段发起对领先者的挑战。中国要抓住机会窗口,实现超越追赶。

说回杭州,杭州大湾区建设,整片区域都会发生革命性的变化。以整个杭州的变化看,核心词是高能级。这个高能级来自于什么?那就是创新创业生态,其中有平台、基地、人才,构成创新创业的高地。杭州以数字经济牵动整个产业升级,牵动新的湾区建设,让杭州迎来增长期。

最后小结一下三螺旋体,企业、高校、政府,全世界做得最好的创新创业生态都是基于此。三螺旋体生态系统中,需要政府引导,政府、企业是伙伴关系,加上大学,实现技术转移,否则创新就缺乏源头。所谓生态,要有空气、有水、有土壤,有合适的种子。城市创新创业生态,其实也是这样。

陈妙林对话吴晓波

 

陈妙林与吴晓波对话

 

陈妙林:从城市创新创业生态看,中国走在世界前列。从世界500强企业来说,我看了下排名,中国企业也越来越多,但是产业结构有很大问题,入列最多的是房产企业,第二是金融企业,而且多是国企,吴教授如何看这个问题?

吴晓波:今年世界500强中,中国企业有129家。1998年,中国进入全球500强只有三家企业,当时日本有140多家,美国更多,将近200家。去年我在英国,当时公布的数据,中国有120家,美国是126家,我说中国可能很快会超过美国,很多人不相信,但是今年就是这个事实,整个国家的发展就是这个趋势。

我们的国有企业、民营企业都有很大发展,但是前期,中国的发展靠基础设施建设,所以你刚才讲了,500强中很多房地产、金融、电力、化工,因为国家建设需要基础设施。

我们还是高兴地看到,中国民营企业在全球500强里增长也很快。杭州的吉利汽车是今年全球500强排名里,上升最快的企业,上升了40几位。汽车产业激烈竞争,全国销售都在下降,吉利的世界排名还能够上升,很不容易。

相信民营企业在中国的发展会更好,这个过程中,浙江杭州处在领先地位。全国民营企业500强里,浙江省是全国所有省份里面最多的。

民营企业要更好发展,刚才讲的生态系统很重要。民营企业要善于和不同所有制的机构合作,共同成长。

陈妙林:吴教授谈到民营企业,民营企业也在城市创新创业生态环境中,但民营企业要去做创新研究其实有很大困难,中小企业生存已经艰难,要跟大学合作,难度更大。在这样的前提下,吴教授刚才指明一条路,民企跟国企合作,很多民营企业在走这条路。开元也有这样的想法,这条路应该怎么走?

吴晓波:开元是行业的龙头企业,处在一个非常好的上升期,市场模式非常出色,形成自己的一套体系。开元要更健康、快速成长,需要更多的高端资源,特别是高星级酒店,和政府资源有关。混改最关键的问题是法律制度保障,如果没有很好的法律制度,很难做真正有效。现在信心来自于什么?就是中央强调让市场经济起决定性作用。改革的方向还是往市场经济走。市场经济的特点是什么?是一种法律,是用立法来运行的机制。有法律才能保证市场经济的最基本的两个要点,第一个要点是机会均等,第二个要点是公平竞争。现在很多民营企业家是人大代表,要利用好这个平台,提出更有建设性的意见,改善法律制度环境。

合影留念


文字来源:杭商编辑部

今日编辑:许桑慧

首页基地简介基地动态研究团队研究机构交流与合作图书资料下载中心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National Institute For Innovation Management
创新管理与持续竞争力研究国家哲学社会科学创新基地版权所有
地址: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塘路866号,浙江大学紫金港校区管理大楼11楼
电话:0571-88206889 传真:0571-88206892 Email:niim@zju.edu.cn